16岁她惨遭侵犯,在线平台30万元出售:人口贩卖仍在某些国家发生

16岁她惨遭侵犯,在线平台30万元出售:人口贩卖仍在某些国家发生

奴隶制度曾经是人类进步的一个标志,

而后其他先进的制度慢慢取代了这个野蛮的制度。

然而在信息科技高度发达的网络时代,

奴隶的买卖依旧在现有的文明进程下存在着,在网络的阴暗处经营着。

BBC 的一对记者在中东的科威特曾进行了一次卧底调查,

揭露了这些奴隶贩卖组织的冰山一角……

你根本想象不到,贩卖人口交易、在如今仍然在某个国家某个角落里发生。

记者伪装成刚来到科威特定居的小两口,

在网上搜寻有关家庭保姆和佣人的雇佣信息。

当地的一款名为 “ 4sale ”( 有点像国内的58同城 ) 的 App 引起了他们的注意,

在搜索界面输入“Services(服务)” 或 “ Housekeeper (管家)”这样的关键词,就会直接跳出相关人员的报价……

一些雇主不但剥削佣人权益,没收她们的护照,甚至利用相应手机商城和应用程序

以及某书公司旗下社交媒体话题标签等手段非法贩卖外佣,

令网络平台沦为贩卖人口的温床。

成千上万名女佣在不知情下被人当成财物般买卖,

其中有受害者年仅16岁。

在海湾地区的多数国家,家佣由中介机构引入,并在相关部门注册。

本国雇主向中介机构支付费用,成为家佣的正式担保人。

在这种签约制度下,家佣不能辞职,也不能在没有担保人许可的情况下离开这个国家。

而网络平台绕过中介机构,创造了不受监管的黑市,令妇女更容易受到虐待和剥削。

在社交软件上随意浏览便可发现数千张女佣照片,并被附加诸如“女佣转让”“出售女佣”等标签做宣传,买卖双方通过私信进行交易。

至于价格,最便宜的只要3000多美元。

换算成人民币不到2.7万元!

当女佣被买下,她要完成这家主人提出的“任何”要求,不得有任何反抗;

性侵对她们来说,是家常便饭…

4Sale还自称是科威特“最大的网络销售平台”,拥有超过140万活跃用户。

BBC的记者假扮成一对刚到科威特的夫妇,采访了57名使用“佣人交易”手机应用的用户,

并走访了十几名试图通过 “4Sale”手机应用向他们兜售家佣的人。

这些用户无一例外以女佣的“所有者”自居,

主张没收女佣的护照、禁止女佣使用手机,

提倡不给女佣放假,“一天、一分钟甚至一秒钟”都不行。

记者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,竟然还有一名卖家的身份,是一名警察!

这位警官说:

“我是警察,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这就是个很脏的APP”,

“有人2000美元就能买一个女佣,她打扫卫生很在行,不过,你可以让她做任何别的事…”

很多不同国家的女性像一件物品一样,被标上身高、体重、三围,国家、绑架地等信息

穿着裸露,在暗网上进行拍卖,

而等待那些女性的,却是极其变态的折磨。

因为科威特的法律,不许家庭劳工离开雇主家……

事情被曝光后,目前科威特政府表示,已经下令撤除相关“卖佣”广告,

并传唤多名涉嫌开设线上奴隶商店的社交媒体账户持有者。

BBC团队就调查结果联系了涉事应用程序和科技公司,

4Sale交易平台随后取消了家佣一栏选项,社交平台也禁止了 “买卖女佣”标签……

随着全球暗网的盛行,被贩卖的女性和儿童,

已不仅仅只是从事卖淫活动,她们会被贩卖到暗网里,

然后被挂在网上直播凌辱过程,甚至虐杀…

2017年,一名澳洲女子惨遭绑架,

几天后,出现在暗网的一场特殊的拍卖会上。

她身着粉色紧身连体衣,平躺在大理石地板上,面部通红。

一张标签贴在她的下腹:30万美元起拍,全球运送,欧洲包邮。

2015年,在泰国的宋卡府,发现一座乱坟岗,里面埋了30多具尸体。

这些人是谁?他们来自哪里?他们都经历了什么?

这都没人知道……

这些事情也许离我们非常遥远……

人口贩卖,是东欧经济解体后,遗留下来的毒瘤产业。

人贩子五花八门的拐卖手法:

模特公司的跨国买卖;
男朋友卖女朋友;
甚至是亲生父亲把女儿卖给人贩子…

被拐卖的人群里,不仅有尚未成年的花季少女,甚至还有女童,以及男童。

它跟贩毒、抢劫、偷窃等行为不同,贩卖人口,

可以利用她们的身体,进行长期压榨。

人口贩卖这条黑色产业链,到底有多赚钱?

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ILO给出了一个数字:

每年至少32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000亿元)。

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,

全球被奴役人数高达2700万人,已超过18、19世纪黑奴买卖的高峰。

在这些受害者中,80%是女性,50%是儿童。

这些被拐卖的女性和儿童,大部分都将被送到各个国家,从事性交易。

你也许很难想象在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,竟还有如此黑暗的一面..……

那些看似离我们很远的东西,可能就一直潜伏在我们身边。

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就只有不侵犯别人的同时,

对自己的生命负责,好好保护自己。

这个世界太复杂,愿你我都能平安。